新闻详情

2018年的能源市场:一条不可持续的路

 二维码

7月30日,第68版《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中文版(以下简称《年鉴》)在北京发布。



集团首席执行官戴德立的致辞中表示:全球能源消费和使用能源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在2018年的增速达到了自2010/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与巴黎气候协定设定的加快转型的目标背道而驰。BP经济学团队认为天气因素是这些增长的主要原因。2018年频繁的异常寒冷与炎热的天气使得家庭和企业增加供暖与制冷的需求。能源消费上升的直接后果就是碳排放的进一步攀升。


回顾【2018】

以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为主力,全球一次能源消费在2018年增长迅猛。然而,碳排放增速达到了近七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能源市场的发展情况

  • 2018年,一次能源消费增长2.9%,几乎是过去十年平均增速(1.5%)的两倍,也是2010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 分品种看,能源消费的增长主要由天然气驱动,后者的贡献超过40%。可再生能源是第二大驱动因素,所有的燃料增速都超过了过去十年的平均速度。


  • 中国、美国及印度共贡献了全球能源需求增长的三分之二。其中,美国的能源需求增长创三十年来新高。


碳排放

  • 碳排放增长2.0%,为近七年最高增速。


天然气

  • 天然气消费增长1950亿立方米,增速达5.3%,为1984年来最快年增速之一。


  • 消费增长主要来自美国(780亿立方米),其次是中国(430亿立方米)、俄罗斯(230亿立方米)和伊朗(160亿立方米)三国。


  • 全球天然气产量增长1900亿立方米,增速达5.2%。其中,美国贡献了几乎一半的产量增长(860亿立方米)。2018年美国油气产量增长均打破了单一国家的历史最高年产量增长记录。俄罗斯(340亿立方米)、伊朗(190亿立方米)以及澳大利亚(170亿立方米)紧随其后。


  • 跨区域天然气贸易增长390亿立方米,增速达4.3%,超过去十年平均年增速的两倍。液化天然气的持续快速扩张是主要原因。


  • 液化天然气的供给增长主要来自澳大利亚(150亿立方米)、美 国(110亿立方米)和俄罗斯(90亿立方米)。约一半的液化天然气进口增长来自中国(210亿立方米)。


煤炭

  • 煤炭消费增长1.4%,为近十年平均增速的两倍。


  • 煤炭消费的增长主要来自印度(3600万吨油当量)和中国(1600万吨油当量)。经合组织国家的煤炭需求降至197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 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所占比重下降至27.2%,为近十五年来最低。


  • 全球煤炭产量增加16200万吨油当量,增速达4.3%。增量主要来自中国(8200万吨油当量)和印度尼西亚(5100万吨油当量)。



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的分析:

2018年的能源市场:一条不可持续的路


2018年的关键特点:

2018年的头条数据是能源需求和碳排放的增长。全球一次能源需求在2018年增长2.9%,这是2010年以来的最快增速。疲软的GDP增速和持续走强的能源价格并没有阻止这一情况的发生。


与此同时,能源消费产生的碳排放增长2%,同样是多年来的最高水平。新产生的碳排放达6亿吨,相当于在地球上增加三分之一的乘用车所产生的排放。



2018年的增长是由什么因素导致的呢?我们是否需要为此担忧?


根据模型预测,在经济略微疲软和能源价格走高的作用下,能源需求应该在2018年些微放缓。但恰恰相反,这一增速显著提高。深入研究这些数据可以发现,2018年能源消耗的意外增长似乎与天气影响有关。具体来说,全球多个主要能源消费国都遭遇大量的异常天气,特别是美国、中国和俄罗斯。供暖或制冷等需求的增加导致了能源消费的增长。


从头条数据来看,2018年的数据对未来意味着什么?


我认为这取决于应该如何看待去年出现的极端高温或低温天数。如果这些极端天气只是随机性事件,其影响作用将在未来回归正常,那么能源需求和碳排放的增长将会回落。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这些极端天气与大气中不断升高的碳含量有关,那将是一种恶性循环:碳含量增加导致极端天气出现,家庭和企业为应对极端天气而增加能源消费,进而导致能源和碳排放的强势增长。


有许多人比我更有资格来下这个结论。但是,即使这些天气影响只是短暂的,能源需求和碳排放增速将在未来几年内重新趋缓,照当下的趋势来看,我们仍和巴黎气候大会构想的转型路径有着不小的距离。



天然气

2018年是天然气取得繁荣发展的一年。全球消费和产量都实现了5%以上的增长,均是近三十年的最快增速之一。美国贡献了全球40%的需求增长和45%的产量增长,是这一势头的最主要推力。


2018年,中国的天然气消费增长高达18%。为了改善空气质量,中国提出鼓励工业和居民用户“煤改气”的政策,有力刺激了天然气的消费增长。上半年中国工业生产的稳步增长是另一大推力。



煤炭

在2017年小幅回升的基础上,煤炭消费在2018年进一步上升。煤炭消费量(1.4%)和产量(4.3%)的增速均创近五年新高。消费和生产的增量主要集中在亚洲,绝大部分都来自中国和印度。


在三年的下降期之后,煤炭需求在2018年实现了连续第二年的增长。发电用煤仍是煤炭消费增长的主要原因。尽管可再生能源增速喜人,但电力需求的增长使得电力行业难以短期实现“脱碳”,这一点在发展中国家尤为突出。


结论

当社会愈发迫切地转向低碳能源系统时,2018年的能源数据却描绘了一副令人担忧的画面:能源需求和碳排放都以近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


从统计学的角度,异常天气的影响和中国增长模式的周期变动可以解释这些增长。但我们能从这样的说法中获得多大的安慰呢?


显而易见的是,转型的进展速度远远落后于巴黎气候目标的设想。过去一年又一次给我们发出了警告:我们正走在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上。